您现在的位置是:武汉佳创资讯网 > 思想

嫩缝出水肉_在家能用什么做自我安慰

武汉佳创资讯网2019-10-28 09:31 883 人围观
正文

就连衣服都没换,还是白色吊带和下身的短裤。高挑少女语言轻蔑的说道:“吴梦生,我们又见面了。”


“你是谁?”吴梦生一路回来遇到的事情都是十分的奇怪,现在看到少女出现在这里也不觉得奇怪了,这个少女已经是第三次见了,对方肯定是有目的。


高挑少女优雅的走着猫步来到吴梦生面前,并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道:“我叫怀婉枝,我们的组织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怀婉枝?”吴梦生使劲想了想,结果脑子里对这个名字丝毫没有印象。


“看你过的这么清贫,我们是来帮你改善生活的,快去准备准备,咱们得走了。”怀婉枝有些玩意的说道。


吴梦生深吸一口气,知道这个女人肯定不是简单人物,但也不怕,说道:“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组织,请你从我家出去!”


“哟,还有几分胆识,你没有选择,必须和我们走!”怀婉枝口气忽然变得不客气。


吴梦生不予理会继续向房间内部走去,发现父母的房间门居然也是开着的,连忙扔掉手中箱子冲了进去。发现父母都安详的躺在床上,父亲还打着鼾,二人都睡的很香。


突然从旁边的一个房间的房门走出来一个青年男子,和吴梦生一样有一点驼背,嘴上还留着山羊胡须。那人冷冷的说:“吴梦生,我是林清发,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爸!妈!”吴梦生心中想到一个难以接受的想法,他以为父母已经被这两人杀害了,或者说弄成了植物人。


林清发笑了笑说:“没用的,你是叫不醒他们的。”


“啊——”吴梦生顿时大怒,转身一拳挥向林清发。林清发丝毫不在意的轻轻将头向一边一偏,吴梦生的拳头就落空了,然后再将头转回来,“啪!”吴梦生头被撞到猛地向后面倒去。


倒下四十五度时突然被两支柳条一般细柔的手臂接住了,怀婉枝将他扶起来,有些责怪的对林清发说:“你下手这么重做什么,他死了你能背负起这个责任吗?”


看见怀婉枝扶着吴梦生林清发更是气愤,不屑的说:“我就不信世界上六七十亿人,没有资质比他好的!”


“你省省吧,如果那么容易找到,刁菲娜会一直抓着他不放?以后注意点!”怀婉枝粉嫩小手在吴梦生的被撞的额头上轻轻的抚摸,像是在关心自己的亲人一样。


“刁菲娜?”吴梦生猛地晃了晃肩,甩开怀婉枝自己站了起来,他就觉得不可能有这样漂亮的女生无缘无故对自己这么好,原来刁菲娜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此刻他也变得冷静了,知道这些人一定想要让自己为他们做什么,自己应该已经陷入了一股或者多股势力纷争当中,问道,“你们把我父母怎么了?他们为什么会叫不醒?”


听到吴梦生这句话,怀婉枝就知道利用吴梦生父母让他入伙的方法成功了。解释道:“你父母并没有事,他们在做同一个梦,一个我为他们编织的梦!”


吴梦生以为怀婉枝在耍他,怒道:“你们想要让我为你们做事,还不肯放了我的父母,你觉得我会帮你们吗?”


怀婉枝立刻也反应过来了,甜甜的一笑:“我们做的事情,你可能是第一次听说,而且肯定是不会相信的,不过你会慢慢相信的。你的父母确实在做我们为他们编织的梦,所以别人不可能叫醒他们,只有我们通过之前设定好的场景才能将他们从梦中唤醒。”


果然,吴梦生的父母睁开了双眼,嘴上还露着笑意,似乎还回味着刚才的梦。一看到吴梦生立刻坐起身,高兴的不得了,吴母首先惊喜道:“生儿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叫我去接你。”


“刚到不久,我都这么大了能回家,还接什么接?”吴梦生回应道,心中对二人刚刚说的话信了一半。


“就说儿子用不着咱们接,你就是不听,儿啊,待会儿陪把喝两杯。”吴父也坐起来说道。


这时两位老人才发现旁边还有两个人,赶忙问:“这两个是你同学吧?”


吴梦生还没说话怀婉枝首先开口:“伯母,我们是吴梦生的同学,这次和他一起准备到外面找了一个暑期工,他说先回来看看你们二老再去。”


当然不会就此相信她的话,吴梦生又说道:“怎么证明你说的都是实话。”


一旁的林清发实在忍受不了怀婉枝不厌其烦,细声细语的跟吴梦生解释,要知道怀婉枝是从来没有对人这么容忍过,包括他们的顶头上司。直接插言道:“你爸你妈所梦到的内容正是你找到了一份十分赚钱的工作,而我们设置的他们醒来的就是梦中你的手机响,而实际当中你的手机也响了,他们会因为你的手机响才醒来。”


“待会儿他们醒来,你可以问问他们做梦的内容,也就知道我们是否在骗你了!”怀婉枝接着说道。


“这里,你的手机!”林清发从口袋里掏出吴梦生在乌市丢失的那款黑莓8830,已经很久了,键盘上的字母都被磨掉了不少。


两人一唱一和的,吴梦生还是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把手机抓在手中,许嵩的《倾国倾城》就响了起来。抬头一看,怀婉枝正拿着手机在拨打自己的号码。


看来这个怀婉枝早有准备,说辞都编的这么好,想让自己出去帮他们,竟然骗父母说是暑期工,不过也只有这样父母才会放心。这样说来,这个怀婉枝也不算什么坏人,可能是真的有什么事非要自己帮忙吧。吴梦生顿时改变了对二人的看法,为了进一步确定这两人是不是真的和他们说的一样,吴梦生准备问问父母刚才做的梦。


他还没开口,吴母听见暑期工就兴奋的开口说起了自己的梦:“生儿,刚才我还做梦你进了一家公司赚了很多钱,你这回去一定可以赚很多钱的……”


此时,吴梦生已经信了二人之前的话,同时也暗叹二人狡诈,故意编一个找工作的梦,等父母醒来又说暑期工。看似无心之谈里面却暗藏玄机,之后吴梦生也只好顺着两人的话继续把谎言编下去。两人之前说的话自己都不敢相信,如果说给父母,他们更加的不会相信,只有先瞒着,到时候等自己彻底了解清楚对方是什么来头再说也不迟。


为了不让吴父吴母怀疑,三人并没有立刻就动身,而是选择在吴梦生家里住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再离去。还好,吴梦生上头还有哥哥姐姐,他们都已经工作,今年夏天并没有回家来,所以怀婉枝、林清发二人也有了住的地方。


到了晚上吴梦生为二人将自己的哥哥的房间收拾了一下,准备让二人住在这里,随便拍了拍床铺上的灰尘转头对二人说:“你们今天就住睡着里吧,晚上动静别太大,我可是一个人!”吴梦生话里的意思二人自然听的明白,同时一愣,知道吴梦生肯定是误会了。


看到两人都不说话吴梦生倒是有些奇怪了,这两人一直都很伶牙俐齿的么,怎么现在不和自己争论两句了。人家不说话又有什么办法,吴梦生只好笑了笑走了。


一走到门口,怀婉枝突然不愿意了,大叫道:“等等!吴梦生!”


“哎呀——”吴梦生皱了皱眉头,转身说,“看你长得水玲玲的,气质非凡,咋说起话来嗓门这么大?”


怀婉枝听到吴梦生夸自己长得好,心中偷偷一笑,但听到后面的话又有些不爽了,这家伙夸人就夸麻,后面还来一句损人的。回到正题:“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们不能住在晚上睡一起。”


林清发知道她一定不会和自己同屋的,只能沉默了,吴梦生带有些玩意的问:“我想的什么样啊?”


“不要跟我装糊涂,你知道的,给我另外找个房间。”怀婉枝有些生气,她真的很不想与林清发住一起,即使知道林清发什么也不会做,就算林清发想要做什么也得斗得过自己才行。


“我们家就这样,没地方了,要不你们挑个人睡外面吧,我走了!”吴梦生为他们打扫这个房间都是因为他的父母,父母都以为三人是学校里关系多好的同学,三番五次要吴梦生好好照看他们。


“旁边不是还有一间屋吗?”看着吴梦生这样打扫,还不如不打扫的好,又说道,“你打开,不用你打扫,我自己收拾就行了。”怀婉枝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把吴梦生家里的布置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了。


吴梦生知道她说的那间屋子,其实给他们住也没什么,只是吴梦生就不想好好对待二人,想了一下说:“那是我姐以前住的房子,她走之前说过没有她的允许谁也不许任何人住。”转头看了看一眼不发的林清发,似乎也从两人的气氛当中摸到一些东西,这个林清发似乎被这个怀婉枝吃的死死的。心中顿时产生一个想法,道,“别指望我会和这个丑男一起睡,咱两一起睡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你他妈说什么?”林清发居然吐脏口了,比吴梦生想的要激动多了,而且揣在口袋的手突然向吴梦生扇了过来。速度太快,吴梦生根本躲避不及,力量也很大,因为离吴梦生脸还有三厘米时他就感到脸上吹来一阵强劲的掌风。他发怒不是因为吴梦生说他是丑男,而是说要和怀婉枝一起睡。


这一巴掌终究还是没有扇在吴梦生脸上,几乎是贴在他脸上停止了。林清发的袖口多了几根白皙手指,怀婉枝瞪着林清发不客气的说道:“你要是再有对他动手的念头,小心我告诉上面你虐待新成员!”


林清发收回手臂,冷声说道:“他能不能成为新成员还不一定呢!”


“好,就我和你一起睡!”怀婉枝口气平淡的说,应该不是在开玩笑。


“你!我不同意!”林清发气愤的看向一边。


“该不会我睡哪里你也管的找吧?”怀婉枝语调有些尖,有意讽刺着。


“哼!”林清发无言以对,只能闭上了嘴。


完全没有想到怀婉枝会这样就答应了,如此说来这女人肯定不是什么好女人,万一晚上自己没对她做什么她对自己做什么那就不太好了,自己还是纯情小处男呢。吴梦生心里想着这些,嘴里有些尴尬的说道:“我还是去请示我老姐吧……”


说完快步离开了房间,怀婉枝有些气愤的对林清发说:“你现在可以心情不好了就对他动手,你也知道他的资质是多么好,你就不怕他得到玉之后收拾你吗?”


林清发听后身体猛地一震,是啊,他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只要一涉及到怀婉枝的事情他似乎就失去了理智。不过心中还是小小的雀跃了一下,因为怀婉枝还关心着他,脸上止不住的笑意,道:“多谢婉枝提醒,下次我会注意。”


“切……”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怀婉枝就知道他又多想了,无奈的向门外走去。


不料吴梦生恰好从另外一个房间开门回来,正好与她装了个满怀。怀婉枝本能的将吴梦生推开,脸蛋有些微红,不敢看吴梦生。吴梦生倒觉得没什么,反而觉得这个女人太能装了,说不定已经干了多少次了,撞在自己怀里会脸红?


“经过千难万险我终于说服了我姐,你现在可以去睡她的房间了!”吴梦生夸大其辞的说,其实他就没跟他老姐打电话,就只是跑到老爸老妈那里拿了把要是而已。


“谢了!”怀婉枝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撞那一下回过神来,两三步就到了另外一间房里。


“谢了?”吴梦生一愣,有点读不懂这个女人,“她怎么会对我说谢?”


“我也觉得很奇怪!”林清发难得一次与吴梦生产生一次共鸣,他们这些人一般情况都是不会跟人说谢谢的,一般说谢谢都是在特定的环境才会说的,也就是一般都是违心的。


夜里,吴梦生坐在床边将自己的笔记本掏出来,继续他的创作生涯。此刻,很安静,大多数人已经睡去了,他房间里的敲击键盘声显得格外响亮。


突然,门开了,一个绿色身影探了进来,吴梦生猛地一抬头,发现是怀婉枝。她穿了一件淡绿色睡衣,睡衣虽然宽大但火爆身材显得更为诱人,头发还湿漉漉的,应该是刚刚洗完澡。


吴梦生连忙同时按了键盘上“alt”与“f4”两个键,笔记本屏幕上立刻换做蓝色的天空的桌面背景。当然他这一行为没有躲过眼尖的怀婉枝,不过怀婉枝也没有看到他关掉的是什么,几步就来到他身边,紧贴着他说:“刚才你在干什么啊?那么着急的关掉了?”


“当然是看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了,我还以为是我老爸老妈来了呢。”吴梦生撒了谎,他性格比较内向,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以为你挺老实的,没想到你还会看这写东西。”怀婉枝转头看着吴梦生,明亮的眸子直盯他的双眼,睫毛上还有几分潮湿,十分动人。身体不停的向他贴去,傲挺的胸脯已经紧紧贴在他的胸脯,脸也不停的靠近。


吴梦生心跳飞一般的加速跳了起来,连忙向侧面让去,让着让着就贴到了床上。忽然一只滑嫩小手慢慢的滑进了吴梦生的衣衫,吴梦生突然感觉燥热无比,喘息也有些粗重了,赶紧一把抓住滑到自己肚皮上的小手。同时另一之手也抓着怀婉枝的另一只准备进犯的小手,猛地将身体反过来,将怀婉枝压在了身下。


目不转睛的盯着怀婉枝诱人的双眸,不自觉的由眼睛开始向下面看去,看着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嘴,心跳更加的快了。再往下是一起一伏的高耸的胸脯,吴梦生某个位置开始起了生理反应,他连忙转头看向另一边,才压制住了心中欲火。


“没想到你的力气还蛮大的嘛。”怀婉枝甜美的声音又一次响起,突然修长的腿一抬起又一次压在了吴梦生的身上,双臂轻轻一用力就把吴梦生奋力举起的双臂压了下去。微微张开小嘴,低头朝吴梦生的嘴吻去,吴梦生连忙一转头,使劲了全胜的力气再一次翻身将怀婉枝压在了底下,赶紧松开手,准备走开。


谁想到,怀婉枝反过来一把又抓起他的双臂向自己身前一拽,吴梦生刚刚抬起的身子又被拽了下来,双手险些就按住怀婉枝挺立的胸脯。吴梦生喘息着说:“请姑娘自重!”


“哼,呵呵……”怀婉枝苍凉的笑了两声,“谁让你诱惑力太大了,我无法自重了!”言罢就抬头向吴梦生吻去。


就在两唇要接触到一起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林清发的一声大喝:“怀婉枝,你做什么!”


怀婉枝这才松开了手,一把推开了身上的吴梦生,有些可惜的说:“你不好好的在屋里睡觉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要是不来,你岂不是要酿成大错?”林清发继续大吼着,这一回似乎是他比较占理,因此怀婉枝没有多少反驳。只是表情不太好看的走出了房门,随后林清发对吴梦生说,“你最好离她远一点,能不和她发生身体接触就不要发生,更不要妄想和她发生关系!”


说完不等吴梦生说什么也快步离开了,不过吴梦生从二人的行为和对话中知道,怀婉枝深夜来找自己不是为了寻找刺激,肯定是另有目的。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早早就与吴父、吴母告别离开了。因为吴梦生家离街道比较远,所以得走一段乡间小路才能到达,这段路不短。


终于离开家了,吴梦生准备问清楚对方到底什么组织,道:“想要我帮你们,最起码应该告诉我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组织吧,该不会就是为人编织梦境的吧?”


对于昨晚的事情三人默契的只字不提,怀婉枝更是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笑盈盈的回应:“你只说对了另一半,至于另一半,等你真正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就自然会知道。”


“你不等于没说嘛,那接下来我们要去哪?”吴梦生撇撇嘴问。


林清发似乎还是很讨厌吴梦生,或者说,很讨厌吴梦生与怀婉枝两人对话,二把自己撂倒一旁。口气不悦的说道:“你跟着我们走就是了,哪那么多废话!”


“废话?”吴梦生表情惊异,反问一句,“你被两个从来没见过的人威胁帮他们做事,而且险些丢掉清白之躯,你能不问问清楚!?”


一说到清白之躯怀婉枝还是有些尴尬,连忙说:“都别说了,有车来了!”


“这么快?”这才从家出来几句话的功夫,怎么就到了大路上。


“要不是你一路废话,应该比这更快!”林清发冷冷的说了一句。


一辆绿色出租车停在了三人的面前,除了能看出这是个出租车之外,吴梦生并没有见过这个车是什么品牌的车。他总喜欢让别人先上车,把选择权留给别人,自己后面在上。


不过另外两人似乎也是这样想的,一时间三人愣在当场,没人上车。过了片刻还是怀婉枝做出了决定,道:“吴梦生,你和我坐后面!”


一句话又引来了林清发的不悦,也许是习惯了,并没有说什么。吴梦生经过昨晚的事情警惕了,大叫道:“我才不要和这个妖女坐一起,我的清誉啊……”说着夺过林清发手中的前门,打开,做了进去,掠过林清发耳边时,轻道,“别忘了报答我今天给你创造的机会。”


一句话又引来了林清发的不悦,也许是习惯了,并没有说什么。吴梦生经过昨晚的事情警惕了,大叫道:“我才不要和这个妖女坐一起,我的清誉啊……”说着夺过林清发手中的前门,打开,做了进去,掠过林清发耳边时,轻道,“别忘了报答我今天给你创造的机会。”

林清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以前多少次与怀婉枝的一起的任务,遇到这样的情况每次都被怀婉枝强烈的要求坐在离她很远的地方。今天能坐到同一排还真的得感谢吴梦生啊,坐好之后,林清发开口对司机说道:“师傅,去车站!”


“好嘞!”司机回应一声,一脚油门车身就飞射出去。


吴梦生身体由于惯性很劲向后面的靠背撞击了一下,暗骂一声,这司机肯定是他们的人,不然怎么开的这么快。他故意撮合后面两人似乎没有什么效果,两人同时看向车窗之外,可以确定他们没有看窗外景色,而是自己想着自己的事情,一路上谁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吴梦生摇了摇头,这两人这么不合怎么还要一起做任务,不知他们的上司是怎么想的。自己也跟着二人向窗外看去,霍城县车站他还是很熟悉的,忽然看到路边一些建筑,发现司机根本就没有往车站开,而是警察局的方向。忙问道:“师傅,你这不是往车站开吧?”


“啊?我走的是另外一条路。”司机有些尴尬的解释,突然将车停在了警察局门口,很着急的打开门下去了,“几位稍等,我过去签一下通车证明。”


“这司机居然拉着我们办自己的事,太不称职了!”吴梦生抱怨一句。


后面两人依旧没有说话,忽然发现了不对头,两人同时转头惊异看着对方,异口同声的喊道:“不好,有埋伏!”


“喀、喀、喀……”车窗外突然伸进来好多枪头,就吴梦生头上都顶着三把形态不一的枪,有手枪、有步枪,有长有短。吴梦生顿时不敢有丝毫的动作,以前从来没有被真枪逼过,总以为当真枪放在自己脑袋前不会害怕,没想到真的来了,还就不敢动了。


跟着就听见背后传来“噼噼啪啪”一阵乱枪扫射声音,接着是车门被踹烂的声音,又是一阵“咔嚓、咔嚓”颈椎被扭断的骨头脆响。然后吴梦生看到一条修长的玉腿映入眼帘,这条腿踢到了拿着枪对着吴梦生的三名警察。一只小拳头“哗啦”一下打碎了吴梦生的车门玻璃,一把抓住吴梦生的手就往出拽。


身体刚出来一半,肚子正被碎玻璃割着,突然停住了。吴梦生忍住剧痛抬头一看,救自己的果然是怀婉枝,但此时此刻她头上至少有八柄不同的枪对着,而且远方还有狙击手随时准备射发子弹。


“跟我们走一趟吧?”从警察局里缓缓走出一名穿灰色西装,一条直筒西裤,黑色皮鞋的青年男子。带着一副墨镜,与吴梦生之前在街市上看到的那个小偷一样,墨镜的框架很大,遮住了脸的三分之一,很难辨别其相貌。


青年男子越走越近,突然天空中传来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与男子的墨镜擦身而过,墨镜被削掉了一层。同时用枪指着怀婉枝的几人注意力都被移到青年男子身上,怀婉枝放开吴梦生的手,突然低头一脚踹到一名警员,穿了出去。“砰、砰、砰……”背后一阵枪响,却是一枪也没有命中轻身如燕的怀婉枝,几秒钟后她就完全消失在众人眼中,空中只剩下几颗子弹在飞舞。


“可恶,还是让他们跑了!”青年男子用力拍了一下出租车,怒吼着,出租车直接出现了一个凹陷。抬头一看,发现吴梦生,脸上又显露笑意,“看来他们很在乎你这个平常人那,居然会救你,看来我是还有机会,把他带走。”


“是!长官!”


这些日子吴梦生已经学会了不问为什么了,他遇到事很奇怪,遇到的人更让人费解。只是有些感慨,怎么刚出狼窝又入虎穴那,自己似乎一直都只是他们争抢和利用的对象啊,哪里有一点自己的主权。


不过吴梦生还是试探的问了一下:“请问警察叔叔,为什么抓我啊?我又没有犯法。”


对面的警察看了他一眼,停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说辞,所以什么话都没说接着把手铐铐在了吴梦生的双手上。


远处一棵大树下,林清发、怀婉枝两人看着吴梦生被抓进了警局,心中松了口气,庆幸他们没有杀了吴梦生。林清发质问怀婉枝:“你刚才不要命了?他现在就是个普通人,用的着拼命去救他吗?他死了我们还可以找别人!”


谁都可以听出林清发语气似乎在责骂,实际上更多是关心,怀婉枝却回应了一句:“他的死活比你重要的多!”


“接下来怎么办?”林清发对怀婉枝不领情并不发怒,又问道。


怀婉枝不假思索的说道:“准备营救吴梦生!”


“什么?”林清发惊疑的看了看怀婉枝,连忙摆手说,“不行、不行,我不同意,他们肯定早就设好陷阱等着咱们去了!刚才我看清那人是谁了,他就是猎梦的第五长老苍震晨,别忘了咱们的几个队员就是葬送在他手里的!”


“我没说咱们去,你要是害怕,你可以不去!”怀婉枝不屑的说道,有些鄙夷的继续说道,“放心,回去我不会告诉上面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要是把玉给他拿了去,谁都保不住你!”林清发把其中利害说了出来,又叹口气道,“没了玉,你就一点价值都没了,也许乔头会比他们更想杀了你!”


“我不知道吗?别忘了,这次我是组长,你要么服从命令,要么滚蛋!”怀婉枝也不客气的说,接着拿出了电话,不理会林清发。


“你难道真的不要命了吗?”林清发还是极力的劝着,这一回要去的话,肯定凶多吉少。


“嘟……嘟……”


“喂——”对面一个年轻小伙子的声音传来。


“我是怀婉枝,今天晚上在霍城县搞几个大案出来,要让警局所有警员都出动那样的大案!”怀婉枝沉声说道。


“啊?原来是组长,我这就去办。”对面回答简短有利,丝毫没有怠慢的语气。


电话很快就挂断了,接着她又打通了另一通电话,也是言简意赅的说了不到半分钟时间就挂掉了,……


警局大牢之中,吴梦生被推推搡搡进了一间牢房,放眼望去牢房中一个人也没有,也没有床铺,地上有一些稻草。稻草旁边有一个麻袋,吴梦生无奈的走向稻草,坐在麻袋旁边靠了上去。正在想这几天都遇到事情,还没有到两分钟的时间就感觉到身下不太对劲,在动。


该不会是一条狗吧?吴梦生心中想到,突然一下啊蹦起老高,转头看向麻袋。发现麻袋依旧在动,是微微的晃动,就像是在颤抖一样。小心翼翼的走上前,轻轻的将麻袋向起掀了掀,看见都是头发,上面都是灰尘。吴梦生知道了,原来这个牢房里不是没有犯人,不知道这个人呆在这里多久了。


然后轻手轻脚又把麻袋盖在这个人盖住,刚准备收回手,突然那把麻袋一掀开,猛地咬住吴梦生的手臂。


“啊——”吴梦生惨叫了一声,转头怒视着那人,“你干什么啊?”


用劲甩了甩才把那人的嘴巴甩开,赶紧退后三步,发现手臂上已经多了一圈血迹和一口牙印。鲜血还在不停向外渗,吴梦生捂着伤口,心道,这世上怪人还真是多啊。


这怪人的行为还没有结束,突然站了起来,直接向吴梦生扑去,向一只野兽一样,张口就咬。吴梦生连忙伸出双臂阻拦,双手向怪人胸口不让对方靠近,没想到一碰触对方的胸口,双手感到一阵柔软。立刻不自然的松开了双手,还没来得及想太多,那人就再次扑过来,一口咬住吴梦生的嘴。


吴梦生立刻翻身将那人压在身下,猛地抬起被咬着的嘴,“嘶啦”嘴皮被撕裂了一层皮。同时吴梦生的衣物也被下面那人撕烂,这时底下那人似乎醒悟过来,赶紧蜷缩着回到了墙壁边上,紧张的看着吴梦生,声音颤抖说:“你别过来、别过来!”


吴梦生摸了摸疼痛的嘴,同时手臂上也传过来一丝疼痛,皱眉道:“你别过来就行了!”


有一点他很奇怪,这个监牢为什么把男女犯人混关在一起,更有一点很郁闷,被咬被伤就算了,初吻就这样没了。


“那天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孩子很厉害,我要是有她那么厉害就好了。”那个女犯人突然开口说道。


“嗯?”吴梦生一愣,难道这个夺取自己初吻的怪女人认识自己?不由自主的向她走去,吓得他蜷缩的越来越紧。吴梦生仔细一看才知道这个女人在哪里见过,原来就是那天与刁菲娜擦肩而过的那个人。


“你怎么知道她很厉害?”吴梦生现在也知道刁菲娜肯定身手不简单,但也是见了怀婉枝两人才知道的,这个女人是如何知道的,难道她也是那个什么组织的人?


“嗯,那天……”女犯人把那天的事情讲了出来,接着满怀希望的问,“你是她的男人,应该也很厉害吧,你教我功夫吧。”


听了这话吴梦生又是一愣,这女人也太能猜测了,解释道:“首先我不是她男人,其次我也不厉害。”

上一篇:美女扒B阴—空姐内射出白浆10p——打女孩屁股

下一篇:你的奶 好大 让我揉揉|超神啦,驭女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