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武汉佳创资讯网 > 美食

蛇吞象?80亿美元市值的施乐拟收购270亿美元的惠

武汉佳创资讯网2019-11-08 13:02 310 人围观
正文

市值仅为惠普1/3的施乐正考虑以77%的现金加23%的股票方式,溢价约20%收购惠普,据称已向花旗筹资,至少需举债200亿美元,合并后每年节省约20亿美元成本。惠普周三大涨17%,股价至三个月新高,施乐周四涨至五年高位。


原文首发于11月7日00:30,现更新周四最新消息。


美国资本市场可能再次上演“蛇吞象”的不对称并购交易,这次被瞄准的对象是号称“硅谷第一个IT巨人”的个人计算机与打印机制造商惠普公司。


施乐或溢价20%收购惠普 可能举债至少200亿美元


11月6日周三,据新浪财经援引媒体称,美国办公设备制造商施乐公司(Xerox)正在考虑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惠普施乐首席执行官John Visentin可能将管理合并后的企业。该公司据称已向花旗集团筹资,出价将高于惠普约270亿美元的市值,而施乐市值约80.5亿美元,仅为惠普的三分之一。


消息称,施乐董事会在周二(11月5日)讨论了收购的可能性,施乐认为两家公司合并后每年可节省约20亿美元的成本,年度EBITDA约为65亿至80亿美元。


北京时间11月7日白天,据澎湃新闻援引惠普公司声明称,惠普承认与施乐就潜在的业务合并进行了对话,并已收到收购要约,将进行考虑。惠普称:“如果有更好的前进道路,我们会采取行动,并将继续慎重行事,遵守纪律,并着眼于所有股东的最大利益。”


最新消息显示,施乐拟以77%的现金加23%的股票收购惠普,即用每股17美元的现金和0.137股施乐股票,来交换每一股的惠普股票。预计总收购价格近326亿美元,是施乐市值的四倍多;收购股价相当于22美元,较周二惠普收盘溢价约20%。收购完成后,惠普股东拥有新公司48%的股份。


同时,花旗集团据称已同意提供为施乐提供融资,施乐可能需要承担至少200亿美元的债务才能完成交易。合并将使新公司杠杆率翻五倍,未来24个月内就多出三倍的杠杆,但预计新公司的债务等级维持在可投资级。


一位熟悉惠普思路的知情人士称,惠普尚未决定施乐的报价是否合适,并不认同施乐口中的潜在协同效应,并担心完成交易所需背负的债务。惠普也不能确信施乐具有复杂合并交易的经验,也不认为施乐应该是买方。


收购消息发酵两天内,施乐股价触及五年新高


分析指出,这一“蛇吞象”的大胆收购举动,可将两个衰落的科技明星结合起来,对抗企业和消费者对印刷产品依赖程度下降的整体大环境疲软。华尔街分析师此前一直认为,施乐惠普和日本佳能等同类企业都是合并的首选对象,潜在的协同效应令本次收购传闻具有意义。


投资者对“溢价收购”消息的认可,推动惠普于11月6日周三美股开盘大涨17.6%,收涨6.4%,报收19.57美元,创8月2日以来最高,收复8月下旬发布财报后的全部跌幅。周四早盘最高涨3%,随后交投平盘,市值接近290亿美元。


施乐周三最高涨4.5%,收涨3.5%,报收37.66美元,创2014年12月以来最高。周四盘中最高涨2.3%,涨破38美元,刷新五年多高位,过去一个月涨幅超过29%,市值也涨超83亿美元。


但今年以来两家公司股价明显分野。在成本削减计划的作用下,施乐上周公布了好于预期的三季报并上调2019年业绩展望,今年以来股价累涨近88%。而惠普利润率较高的打印机部门在三季度销售额再度下滑,该业务过去几个季度都没有改善,今年以来股价一度累跌10%。


施乐:不断改善的现金流,助力大型或小型的收购交易


施乐总部位于美国东北部的康涅狄格州,主要生产大型打印机和复印机,近100亿美元的年收入大部分来自向企业出租和维护这些设备。总部位于加州、当年创业的车库被美国政府定为“硅谷诞生地”的惠普主要销售小型打印机和打印耗材,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个人电脑生产商之一。截至2018年10月,惠普公司的上一个财年收入超过580亿美元。


收购惠普消息的传出时点,恰逢施乐公司的关键时刻。本周二,公司同意以23亿美元出售与日本富士胶片股份有限公司(Fujifilm)合资企业的25%股份,并同意将一家小型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出售给富士施乐(Fuji Xerox)的一家子公司。同日,富士胶片终止对施乐的法律诉讼。


2018年,拥有施乐10.6%股份的华尔街“狼王”卡尔·伊坎联合另一位亿万富翁大股东Darwin Deason,曾迫使施乐停止合并到富士胶片,富士胶片于同年6月起诉施乐违反合同,要求赔偿损失超过10亿美元。伊坎一直要求施乐作出重大改变,否则将“成为下一个柯达”,走上破产之路。


惠普在2015年拆分成了两家独立上市的公司,一个是收购传闻的目标——专注生产打印机和PC个人电脑的惠普公司(HP Inc),另一个是着力发展服务器、存储、软件服务和云计算解决方案的惠普企业(HPE)。随后,惠普公司的利润主力军:打印耗材业务每况愈下。


今年8月,惠普前任CEO Dion Weisler在公布三季报时宣布“出于家庭和健康原因”辞职,2015年起主管打印机业务的Enrique Lores接任总裁兼CEO,任命已于11月1日生效。10月初,作为大规模重组计划的一部分,惠普宣布未来三年在全球裁员9000人,约占员工总数的16%,并下调2020财年EPS指引至低于市场预期,股价一度跌破16美元,至2017年2月初以来最低。


施乐首席执行官John Visentin曾在上周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公司计划削减成本超过6.4亿美元,不断改善的现金流使其有能力进行大型或小型的收购交易,似乎暗示了“蛇吞象”的野心。


不过,知名投行Evercore ISI认为,收购最大障碍在于施乐惠普之间巨大的市值鸿沟。尽管有周二宣布出售股权的23亿美元作支撑,施乐仍需要发行“相当数量”的债务或“大量”股权来为交易提供资金。考虑到两者之间的规模不匹配,德意志银行也认为,现金加股票收购中可能需要的现金比重很大,将导致施乐公司高度杠杆化。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作者杜玉,原标题《蛇吞象?80亿美元市值的施乐拟收购270亿美元的惠普》。


上一篇:北京掀起人工智能教育革命

下一篇:“最美奋斗者”先进事迹报告团走进西团镇